>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德克萨斯州 > 德克萨斯

我在德州考驾照

【移动版】
   刚刚七点半,阿竹就等不及了,抱着他的电脑站在门口等我出门。今天就要去我那一拖再拖的驾照考试了。

  经过昨天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的一天,你简直难以相信今天会是如此地冷。

  还没上高速,就看见车流如线。没想到上班交通高峰时间开始得这样早。我稍稍有点紧张,但想到阿竹会在进入高速的关键时候帮我,也就稍稍安了点心。

  加速,换车道,融入了车流,一切还不错。只是阿竹还是不断地喊“再快点,再快点!”我觉得怎么这次从时速30公里到60公里这么难。开到60了,可左右车道上的车一辆一辆地“嗖嗖”地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让我觉得自己慢得不能忍受,他们简直在飞。我想他们十有八九超速了。想起驾驶模拟试题里面的题目来,这时候你的车速应该是多少的正确答案应该是“随大流”了。

  还好,安全到达考试办公室。将车开上待考车道。他们刚开始上班,只有一辆车等在那里。车里平静地坐着一个亚洲女孩。

  考官来了。一个瘦削的中年女考官走向那辆车。她看上去慈善和蔼。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这个考点有两个女考官。那就意味着另一个是那个凶考官了。果然她出来了,脸上带着刚跟什么人吵完架的神情。幸运地是,她走到了左车道上刚刚上来的那辆车。阿竹说“这不公平。不过可能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我心里庆幸,并不介意他们没有遵循先来后到的原则。这时候,第一个考官回来了。车停下了。考官在车里跟那个女孩子说着什么。我在猜那个女孩子是通过了还是没通过。这时候,一个45岁上下的男子手里拿着和女考官一样的文件夹走过来了。他面带微笑,走过去和车里的女考官说着什么。我不敢相信他也是考官,但还是脱口而出:”又来了一个男考官。“我心里暗暗希望来考我的是这个男考官。我的目光没有离开他。他向我的车走来了。我慌忙放下车窗。那官已经微笑着说“hi”了。我也赶紧笑。他说“我能看看你的车保险吗?”我说“sure”。他仔细地对照着车保险察看着车挡风玻璃上的stickers。我有些紧张,我知道我不应该和考官闲聊,但我可能下意识地想放松自己,我还是禁不住地笑着说:“My car is so noisy.”他抬起头笑着看了我一眼说“Oh, yes. Dissel.” 然后例行检查喇叭、左右转向灯、刹车。然后坐进车里,客气地说:“I need one more minute.” 我说“no problem.”他在那张要成为我的“成绩报告单”上写着什么,然后递给我,让我签上我的名字。我无法躲避地看到他用的是红笔,鲜红鲜红的墨水。我常常惊讶于我会在一瞬间想到很远的事情。这次从我在这一瞬间所想到的事情上可以看出我的中国教育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我想到在中国的时候,除了我们的老师在我们的作业本上用红笔写批语,注日期外,没有人被允许用红笔签名。用红笔签名被认为是对对方极大的不尊重。我想了这么多,但我还是用大红笔把我的名字签上了。他象个不远不近的朋友关心我的练车情况似地问:“你练习平行泊车了吗?”我说“Yeah, sure.” 他微笑了,如释重负般地说”Good.”然后他开始介绍考试项目和顺序。当然没有让我吃惊或感到新奇的地方。他说那我们就先左转弯然后再右转,从平行泊车开始,ok? 我说,应该说我愉悦地说“ok. Roger that, Sir.”

  我刚刚大摇大摆地拐过弯,就看见一辆车从对面的大路上开进我们的停车场。这可是我们从来没有练习过的情况。考官说话了。“靠右点。有车开过来了。这里是双车道。”他说话温和,象我的教练员。我将车向右靠了靠。这对我很不利。因为我马上就得右拐进入窄窄的平行泊车道。这简直就是一个90度的直角拐弯,而拐弯后我没有时间将我的船一样的大车调整好角度就会过了泊车位了。还好,因为这考官讲话的语调和善平和,这大大地稳定了我的情绪,我只是在心里说“oops”,然后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地奇迹般将车停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上。我开始倒车。我面露镇静和自信,但我想我的车跑得有些犹犹豫豫。还好,倒车的时候犹豫点似乎问题不大。事实上,倒车似乎将我的紧张和犹豫掩盖得不露痕迹。好!似乎车离路边有点远,不过这是个好机会。我可以展示我是多么地懂得怎样调整控制我的车。我将车前进,尽可能近地靠近指示杆停下。右转方向盘倒车,再左转方向盘拉直车轮倒车。好,停下。我知道这不是我做得最好的一次。考官适时地说:“好。将车开到那条黄线停下。然后我想看看你倒车。”他似乎对我的平行泊车挺满意。我舒了一口气。他怕我没理解,又解释“就是前面那条黄线。然后倒车,直到我说停。”我不紧张了。我松开刹车,没有踩油门,只是由车自己滑行。我记住了阿竹说的话,这个速度对倒车是再好不过了。很好,他又适时地说了“停”。这时我彻底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剩下的对我来说就容易了。

  右拐出了停车场后,他果然像阿竹给的练习那样要求我在一个路口左拐。我知道我通过了“左拐要先进入左拐车道”的考验。接下来一路左拐,然后在“停”的路牌下停车,右拐,然后再右拐就回到了停车场。哈哈,不管通不通过,起码我的感觉良好。

  末了,将车在停车场停好,考官慢慢地开始总结了。“你得再练练平行泊车。”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话了“唉,看来驾照真是象网上那些人说的那样不容易拿到。可是今天我露出了什么"不成熟"的蛛丝马迹呢?看来要拿驾照,不仅要即通过技术,还要通过"过程"。就是说,不管我的技术如何过硬,过程上我得"失败"几次才成。”哦,考官问我问题了。看来这个考官今天真是好心情。他竟然用我们教师惯用的"启发教导"式来提问我问题。“我们开始前我对速度的要求是怎么说来着?”我说“25到30。”他象听到了学生答对了问题一样高兴地说:“对呀,可是你只开到了22。你得再开快点。”他说话的语气语调使我心悦诚服。虽然我有时也开到了28。我已经准备心甘情愿地接受考试不通过的结论了。即使我觉得我"表现相当不错",我也心平气和毫无怨言了。我微笑,点头,对他的一条条指点答应说“是”。象是听从一个长辈教练的谆谆教导。在这同时,我的脑袋却也开了点小差。我在想:可怜的阿竹,我又让他失望了。他又得在百忙之中艰难地挤出时间陪我再考。咳,不对。那考官在一条条列举了我驾车技术尚不成熟之后,淡然地说:“You passed.”然后打开车门就走了。我机械地对着他的背影连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 哈哈,我僵在那里忘了笑了。

  
相关专题:美国留学生活  

上一篇:旅美故事:5美元买车记
下一篇:海外生活见闻:美华裔百岁高龄老人天天上网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我在德州考驾照”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