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特拉华州 > 特拉华

亲历美国:五彩缤纷同学录

【移动版】
     “天啊!这是什么呀?”一声尖叫远远地冲过来,把我做得好好的美梦乒乒乓乓地全部打碎。我揉揉眼睛,才八点嘛。“天哪!”又一声从门缝里钻进来。我不得不翻身下床,跌跌撞撞地跑去厨房。

    

    安直挺挺地站在那儿,上身微微倾向桌子,双手捂着脸颊,还一个劲儿地嘟囔着:“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赫丽站在她旁边,不慌不忙地咬着一片三明治。

    

    瑞可也急吼吼地从她屋里奔出来,“怎么啦?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顺着安的视线看去,我倒有些不知所以了。“怎么了?这是我昨天拿出来解冻的鱼呀。有什么不对吗?”

    

    “是鱼?!”安还在那儿咝咝地吸着气,“一整条鱼!一大清早有条鱼在我们厨房•••”她说着还仿佛浑身汗毛直立似的。有这么可怕吗?我莫名其妙地盯着她,她也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我们平时在超市里买的,在家里吃的,都是鱼排。我也不记得上一次看到一整条鱼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小时候?”赫丽慢吞吞地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我舒了口气。

    

    “你准备吃了它?”安突然问。

    

    “我想是的吧。”我又不知所措了。不吃难道还挂起来看呐?真是问得有水平。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安很紧张似的看着我。

    

    我有点啼笑皆非。想告诉她,我要把它开膛破肚,去鳞挖腮,下油锅煎,放酱油煮,葱姜蒜...算了,看到一条鱼已经这样了,这种解说不把她吓瘫才怪呢。

    

    安长得不算胖,只有些美国式的丰满而已。她热心友好,开朗活泼,是我们宿舍楼的楼长,每个月还要召集她的虾兵蟹将在我们客厅里开会,煞有介事的样子。

    

    她最喜欢跟我们滔滔不绝她的空军未婚夫,给我们看他的照片,告诉我们他是美国最棒的飞行员,还有她多么热切地盼望年底的婚礼——将是一个盛大的激动人心的婚礼。以至于每次见她坐在客厅里翻礼服杂志,我都会故意问:“乔什么时候回来陪你去挑礼服呀?”而安总是仰起头,一脸的神驰迷醉:“感恩节!他会放长假,我们就要开始购物了。哦,天哪,你想象不到,有多少东西要买呢!可我激动得快不能思考了。”

    

    赫丽文静秀气,很骨感,却修体育学。她长得有点像奥黛丽?赫本,我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跟她说的。可她对我的溢美之词只是淡淡一笑,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她沉静含蓄,生活规律严谨,是个素食主义者,怎么看都更有中国人或德国人的风范。

    

    她是虔诚的摩门教徒,最大的快乐就是星期日去教堂。每周日早上她总像是要去约会似的,怀着无比的兴奋穿上她最心爱的长裙,在镜子前左顾右盼,细心妥帖地捋齐每一缕卷发。下午回来时,又总是潮红满面,一脸的羞涩和惊喜仿佛刚有人向她吐露爱慕。我要是顺口问一声“今天怎么样?”,她准会欣喜难捺地告诉我:“噢,今天神父的演讲棒极了,他真伟大。”或者有些不确定地说:“我今天作了演讲,不知道好不好?”

    

    这两个风格迥异的美国人和我们一个德国人一个中国人住在一起倒也融洽和睦,只是我从此吃鱼总是偷偷摸摸的。

    

    可谁也没料到会发生“911”。自那一天起,安不再笑了,每天就守着电视机,手机和面纸不离左右。我们三个想说什么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围坐在她旁边,拍拍她的手,或者紧紧地搂住她的肩。怎么安慰她呢?她的未婚夫随时可能被派赴驻扎阿富汗,若是开战了还要上前线,生死安危全不在自己手上。在这种时刻,什么劝慰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反而会更令人伤心。

    

    那天我刚一进门,就看见安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红肿的眼睛了无生气地望着我,“他感恩节回不来了,我们年底的婚礼大概真要取消了。”

    

    “安!”我冲过去,抱住她,“不会的。别难过,一切会好的。也许并不那么糟,也许乔并不一定需要去。”

    

    “他说随时待命。”

    

    我心里仿佛压着一大块石头,闷闷地难受。看着那个原本整天嘻嘻哈哈梦想当新娘的安,我第一次觉得朋友的力量是那么的薄弱。

    

    可是,安还是坚强的。几个星期后,我们几乎在寝室里碰不到她了,她给自己找了很多事去做,每次匆匆而过时总不忘对我们轻轻一笑,“嗨!还好吗?”弄得我们不知该回以几分的笑容了。

    

    感恩节快到的时候,我们都为准备中考各自忙起来,难得傍晚聚在一起的时候也东拉西扯。没人忘记安的期待,但也没人再愿意提了。

    

    突然有一天,安的笑容特别晴朗,进门便大呼小叫:“知道吗?乔说他圣诞节可以回来!我们要在二月结婚了!”我们围着她,不敢相信,在她脸上盘桓很久的郁悒已一扫而光。虽然乔还是随时会走,可毕竟安马上就会披上婚纱成为他的新娘了。

    

    才二十岁的安!我无法不欣赏她美国式的乐观豁达。虽然她也会悲伤,但她懂得希望,懂得希望可以带来的快乐。
相关专题:美国留学  

上一篇:美国去来:购物者是上帝
下一篇:西洋景:美国各州令人喷饭的法律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亲历美国:五彩缤纷同学录”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