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特拉华州 > 特拉华

乐在美国,趣事一箩筐

【移动版】
     不敢进厕所

    

    我去厕所的时候,在餐馆窄狭的楼梯拐弯处,上面写的是英文,一个Man,另一个不是Woman,开头的字母是L。我不知道是什么,有点吃不准,因为看不到里面的装置,怕闹出笑话,便想跑回来找X翻译。还没走到楼梯口,忽见一个男人蛰进了Man,我便想,下一个便是女的了,所以我便进了L开头的厕所。

    

    回来将这事说给大家听,大家又笑了我一通。他们说,女人可以称女士,而那个L开头的就是女士的意思。嘻嘻,我都成了《红楼梦》中的刘姥姥,是大家的开心果。

    

    忘带短裤了

    

    导游将沙滩上晒太阳的人们叫作烤肉。白人黑人黄种人,成了这里各种各样的烤肉。白人喜欢烤太阳,而我们黄种,只想白一点,舍不得去当烤肉呢。白种人觉得黑一点是健康,所以他们喜欢晒太阳。我觉得,白人之所以这么高大,与他们时常晒太阳有点关系。光合作用嘛。

    

    看见了大海,犹如找到了母亲……嘻嘻,我们四个男同胞扑进了夏威夷大海母亲的怀抱,在大海母亲的怀抱里畅游了一番。

    

    后来C竟然发现自己没带短裤过来换,有点不知所措,笑着说,0的,中午只听郭导游说要先换好游泳裤下海,就记着这个了,却没想到带短裤。这可怎么办?

    

    G便赶忙跑到对面街区替他买。

    

    G回来说,对面街区是有许多店铺,但都是女人的,以女装为主。他急匆匆进了一间店铺,找了半天发现角落有短裤的时候,却被告知是女人的……这条花短裤,也是他走出很远的地方才买到的。嘻嘻。不仅C,还有LT也没带,只好让泳裤干干再走。

    

    光着身膀的男人实在很有趣,CGL的身材棒棒,只老田瘦骨伶仃。老田还自得地说,老美看见我这样的身材,一定羡慕得不得了。Z笑着说,一定是带着可怜的眼光吧。

    

    我只会说Sorry

    

    现在飞机早已飞离了夏威夷。再见了!美丽的夏威夷。

    

    坐我旁边的是一个白人中年妇女,我们的人被分得七零八散的,分别坐在各个位置上,让我感受到我的孤立无援。但白人似乎没有被分开,他们还是坐一起。比如我身边的女人的熟悉的亲戚就坐她的前排,她们可以很响亮地聊天。这个女人一坐下就拿出了一个小手提电脑。我还以为干什么,其实她是在看DVD电影,她带来了片子。我因为坐在里面,又因为上飞机的时候给我们发了一袋吃的包括一小瓶水。所以,空姐过来送水的时候我没要,我旁边的女人要了一杯可乐。

    

    她一边喝着可乐一边看DVD故事片,看得很入迷。因为看到惊奇处,她竟然发出很响亮的叫声,吓我一跳。坐久了我自然想上厕所,可是,一想到若叫她让位,她必得一手拿DVD,一手拿杯子,甚至都无法腾出手去翻那个板。所以忍一忍,让她喝完这杯可乐再说。

    

    可是,过了约模半个小时,或者短一点,因为等候的时候时间总是显得很长。她竟然慢慢品尝起来,喝一口停半天。我便忍不住了,想,说一声sorry 总可以的吧,于是站了起来。我说sorry 的时候,她自然明白了,便让了我的座。

    

    我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她还拿着DVD等候着我,真的让我过意不去。

    

    C是活学活用,在赢同伴的钱的时候,客气地说“sorry,sorry”,但他的sorry,竟然成了“少来”。所以“少来少来”地说个不停。我最最担心的是,什么时候,C叫我不再叫名字,而叫少来少来。

    

    玫瑰0油

    

    我在来拉斯维加斯的路上买回来的玫瑰香精,X看了英文之后大笑不已。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买的这个香精,竟然是玫瑰0油。英语HIP是臀部的意思,加上一个S,是什么意思我得查一查商务通,可是商务通里没有显示。是不是很多臀部的意思呀?于是我与她两人大笑不已。

    

    Z过来到我们房间吃我晚上带回来的龙虾的时候,X问Z没有英语词典,Z说有是有只是在房间里,Z问要干什么,若查房间的电话打法就算了。徐说不是的,徐只是神秘地笑,弄得Z心痒痒的,说,你们只自己偷着笑,也让我开心开心。X说,你将词典拿过来就知道了。当Z拿词典过来的时候,她们一查,还是臀部的意思。于是大家又笑了一番。我的那个抹脸的东西,竟然成了抹0的东西,真叫气死人呢。我也笑着说,我明天也要找刘导游退货呢!当时的刘导游,极力地推荐,说人家北京人是一箱一箱地端。

    

    Z与X又看开了我拿出来的那油的说明书,因为是英语,我一个词都看不懂。徐有些懂英语的,她看了看说明书,说明书上说是减肥的东西,是抹全身的呢,包括脸。X说,没关系的,美国人有时候就这么写的,比如他们的香水,有时候就写着厕所用水呢,所以没关系,照样可以送人的呢。

    

    其实也是,这个玫瑰香精也是我十美元一瓶买的呢,比深海鱼油一点都不便宜。

    

    丢了自己

    

    在出水牛城的机场的时候我将自己丢了!

    

    L上洗手间的时候我也上了洗手间,我出来的时候还能看见L的背影在前面晃荡。我边走边整理小包。一时的大意,跟丢了L。当我再次抬头的时候,L忽然不见了。但我还能看见前面几个人中有一个穿红衣服的,我一直以为是X他们,因为X也穿一件红线衫。所以我还是远远跟着,心里并不担心。可是,越跟越不像,凑近一些看,那个穿红衣服的人竟然是黄头发的外国女人。我吓一跳,但还是往前走,以为出口总在前面。路过中途的一处,我也看见有人进来,他们都是要乘飞机的人,在做着例行的安检。可是我没想到这也是出口。

    

    我往前走,都快到顶角了,想,不可能是这里,一点都不像。出口在哪里?我们还没提行李呢!若在国内,这是很简单的事,我只要问一声就万事大吉了。可这是美国,一个讲英语的国度,我又一句都不会讲。

    

    我慌忙掏出手机拨打同伴的手机。这个时候的我,不再顾及一分钟二十六元。C老田L,再ZG小李,只差X。可是一个都没有回应,他们都没开机,或者还没来得及开机,因为还刚刚下飞机。手机里传达出来的都是没接通信号的提示语,虽然也是英语,但我知道是这个意思。

    

    我最最担心的是,我们同伴被车接走了却没一个人想起我。

    

    正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寻找熟悉的背影,我慢慢来到了中途进口的地方。我觉得这只是进口,是因为见人进来却没见人出去。这个时候还是有人要进来,他们正在做着安检。一个警察模样的美国人拦住了我,打着手式问:Wang?我说是。他又很困难地说:Hui Lin ?我拼命点头,有点像溺水的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木头,我知道自己得救了!他点点进口的地方,要我出去。

    

    我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出去,正见我们的L等候在出口处。

    

    见我出来,L笑着说,我知道你没出来,干着急,他们不让我再进去,我只好叫警察拦你,甚至在广播里喊你。你听到了吗?

    

    我说我没听见。我问其他人,他们都去哪了?L说他们都下去提行李了。他还加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么笨,怎么会不知道出口呢?

    

    L望着我微笑的样子令我好感动。

    

    我想,没有什么时候比这个时候更让我愿意看见我亲爱的伙伴了呢。

    

    我出来的时候,Z还说了一句,这个队伍谁都可以丢失,就是不能丢失你……

    

    令我好感动。

    

    (文章地址:http://www.blogcn.com/user39/whll_3009/blog/24768154.html)

上一篇:美国之行,上天入地
下一篇:在美国购物必读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乐在美国,趣事一箩筐”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