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阿拉斯加州 > 阿拉斯加

快乐幸福都阿拉斯加渔夫影像生活

【移动版】
   

  

  Corey Arnold每年有几个月出航至白令海,其他时间他花在旅行、展览,还有日程满满的杂志和广告摄影上。空闲时,他喜欢做些园艺、喂喂猫、玩滑板。“一个现代渔夫的自画像”是Corey用了六年时间拍摄的捕鱼日记。他是一个拍照片的渔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既是一个渔夫又是一名摄影师。在他的生活中,这两者都是必需的。

  Q:你学的什么专业?渔夫生涯是怎样开始的?

  A:我大学时的专业是摄影,1999年毕业。但我从1995年夏天就开始在阿拉斯加参加商业捕鱼活动。在成为一名摄影师的同时,我也开始意识到捕鱼业的照片拍摄价值。我夏天去阿拉斯加捕鱼是为了偿还学费,等我毕业的时候,捕鱼的收入已还清了信用卡的贷款。

  Q:你什么时候开始拍照的?又是什么时候决定开始用照片讲述捕鱼故事的?

  A:差不多12岁的时候,我的爸爸给我买了一架宾得k1000的相机。2002年一踏入捕鱼业,我就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拍摄项目。一般人几乎没有机会看到白令海的世界,有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战地记者。

  Q:你们捕到的最大的鱼有多大?给我们讲讲你们海上捕鱼最惊险刺激的经历吧。

  A:我想每种渔业都有其特别的精彩瞬间。我们在为捕捞大比目鱼而钓长线的时候捕过巨大的黑鲨,更不用说那些重达300多磅的大比目鱼。我最惊险的经历是在一次海上的暴风雨中,一个装满800多磅螃蟹的大罐子突然从我们头上的轨道线上掉了下来,落在我们筛选螃蟹的桌子上。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难忘经历还有很多。每次出行都自有独一无二的奇妙故事。

  

Q:你的家人怎么看待你的想法和作为?

  A:我妈妈一开始并不怎么担心。直到我出海两年后探索频道开始播放《致命捕捞》这个节目。从那时候起,我妈妈就真的开始担心了。那部片子是可以吓坏许多胆小鬼的。按那部片子说的话,捕捞随时随地离死亡都只有一步之遥,而事实上我们平时离死亡有三丈远呢。

  Q:跟我们讲讲拍摄Discovery频道纪录片《致命捕杀》的经历?

  A:我还是照样做平常做的事情,只在渔季结束后给他们照片看。他们会选一些做广告用,有一些作为节目的素材。有时候他们会委任我一些拍摄任务——看到自己开创的事业能赚到些钱,我很高兴。而且由于这部片子是纪实性的,所以我觉得没有违背自己作为一名艺术摄影师的身份。

  Q:捕鱼带给你最大的快乐是什么?而你觉得一个渔人最大的快乐和悲哀又是什么?

  A:捕鱼让我觉得自己是无敌的。这像是一个生活的海军训练营。当人们说只要你努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时候,如果你仔细想想,那就知道这是真的。捕蟹的这六年来,我的确感觉已经度过了最可怕的肉体折磨。超时工作,缺乏睡眠,无休无歇真可以把人逼疯。可是当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当船擦洗一新,驶进西雅图港口看到亲友们的时候,那简直像是战士荣归故里,感觉太棒了。

  Q:你们在阿拉斯加捕鱼的时候,小猫阿咪一直陪伴你们,工作结束后她去哪儿了?

  A:阿咪现在住在我俄勒冈的家里。虽然现在长的很肥,但是还保留着当时出海时在甲板乱闹到差点被老鹰叼走吃掉的大胆无畏性格。

  Q:用你的个人角度给我们描述一下阿拉斯加?

  A:阿拉斯加还是一片没怎么开发过的土地,是地球上最后的伟大战线。我想人们大概不知道在阿拉斯加,大部分地方都是不通道路的。

  

上一篇:阿拉斯加 乘飞机看越野狗雪橇赛跑
下一篇:阿拉斯加科学家最新一项研究表明,出生9个月的黑猩猩婴儿的智商要超过同龄人类婴儿。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快乐幸福都阿拉斯加渔夫影像生活”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