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佛蒙特州 > 佛蒙特

1的百般刁难 老百姓难舍美味 中餐在美国挺有人缘

【移动版】
     中餐在美国有多大的知名度呢?在和加拿大接壤的美国偏僻小州佛蒙特州,一个美国人告诉我,这里的纯朴农民中有不知道加拿大那边的事的,但没有不知道中餐的,中餐是一种美味食品的代名词。即使是在只有千把人口的山城小镇,你也会轻易地找到中餐馆。美国人好吃中餐是这些餐馆赖以生存的根本原因。

    中餐在美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可以说中餐在美国是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的,你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这一点。有一次在一个公共食堂里用餐,大家坐在桌边,用调羹刀叉,大嚼美国饭。在这种场合使用筷子是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的,但是我们确实看到有一个美国姑娘在娴熟地使用着筷子,相比之下,倒是她盘子里的大块头美国菜显得不太协调了。攀谈起来,我们就问她,你到过中国?回答说没有。接着问她,你的父母去过中国?回答还是没有。于是就试探着问,或者你有个中国男朋友?结果还是没有。最后就干脆直截了当地问她,那么为什么筷子用得这么好呢?最后才知道,她是自小在家里用惯筷子的,虽然她们家从没有人去过中国,也没有任何中国背景,但是家里常做中国饭,她是吃中国饭长大的。此我真是不敢想象,一个典型的美国家庭常年在煎炒烹炸地大做中国菜。

    不过这样的家庭似乎还不很多,你只要看看许多美国人家里一星油污不染的厨房,就会明白在我们中国人眼里他们是如何地“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有人说未必,中餐进入美国家庭只是个时间问题,说这话的时候,是在一个提供灶、锅,允许自己小炒的美国自助餐厅里。一个个头跟桌子差不多高的美国男孩(后来我们知道他才7岁)踮起脚,从放沙拉的台子上夹出几夹子生豆腐,一个人跑到锅台那边去了。几分钟后,他给自己烧出了一碗红烧豆腐。你不能否认这是一道中国菜。

    如果以上只是零星的个例,那么你到中国餐厅,望着一大片黄头发偶尔间杂着几个黑头发的人群,在起劲地吃着中餐,就知道中餐的市场了。怪不得自从中国人来到这块新大陆以后,开中餐馆就成了传统了。在美国有一部华人的地方戏,戏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在中餐馆里做店小二,他常念的一句台词是“伺候的全是洋人”,颇有老舍《茶馆》中那句“两大帝国伺候我一个人”的神韵,由此可见中餐馆来的多是美国食客。

    由于吃的人众多,中餐馆在美国社会里也算得上是一个显眼的角色:在一些大城市的繁华地段,被华人率先插上一脚的往往就是中餐馆;在高速公路上,与麦当劳等毗邻而居终日顾客盈门的也是中餐馆。在有些地方,如果是因为别的原因而逼得一家老牌中餐馆倒闭时,常常会引得一些就近的美国人扼腕叹息,从今往后再要大快朵颐须得跑上一大段路了。

    有人质疑中餐的“营养”

    开中餐馆虽好,但也大不易,不光要迎合美国食客的口味,还要迎合地方政府及各级部门的口味。前者的口味好办,中餐登陆美国二三百年,早有一套美国特色的菜谱,相对比较稳定,而后者的口味呢,得随时调整。前几天,纽约市卫生局开列出一串所谓高胆固醇有害身体健康的“危险”中国菜,里面几乎网罗了中餐馆的所有看家菜,连馄饨、虾饺、烤鸭一概不能幸免。这下子如果动起真来,中餐馆还有活路吗?感叹之余,同美国人谈论起来,大多是付诸一笑,答曰:我想这不太会影响美国人去就餐。说到这里,有个美国人给我举了一个例子,过去有人批评麦当劳的汉堡包高胆固醇,结果他们开发出一种低胆固醇的叫做McLean的替用汉堡包,结果因为乏人问津而草草收场。可见美味还是很重要的,中餐就是以美味吸引人的。

    吃过中餐,就会爱上中餐

    许多美国人对中餐情有独钟,往往是在第一次享用以后就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一个到过中国偏远省份的美国姑娘给我们说了她自己的一个故事。她中国后吃了一次鱼,觉得异常鲜美,于是决心自己也要做上一次。她就去店里买鱼,老板明白后就卖给了她曾经吃过的那种鱼。在买鱼之前,这位姑娘一声明她怕杀鱼,一定要冰冻的,结果遂她所愿。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她要花4个小时给鱼解冻,解冻后,她发现这鱼竟然有8条腿(鱿鱼),吓得她马上把鱼给扔了。就是这么一个美国人,后来也疯狂地爱上了这道菜,不但爱吃,也爱烧。

    一个胖胖的美国男子说自己吃中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小学的时候,那时他每隔几天就要去中国城一趟,后来就到中国商店买菜自己烧。由于不识汉字深感不便,他竟然啃起中文来了。还有一个美国女孩,自从认识中国男友、尝过中餐以后,宣称再也不吃美国饭了。当我跟她说起纽约市卫生局那桩事情的时候,她想了想说,也许他们是要警告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不要吃太多油腻的东西,但中餐应该是健康的,因为中国人已经吃了几千年了。

   《环球时报》

上一篇:在美国吃中餐的都是谁
下一篇:中餐在美国越来越火 美国人不敢吃全蛇宴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1的百般刁难 老百姓难舍美味 中餐在美国挺有人缘”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