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特拉华州 > 多佛

初访美国多佛/舒伯尔公立学校

【移动版】
   在我动身到美国之前,我不知道美国的中学是什么样子。我想,既然美国是超发达国家,她的学校一定比我们国内的学校看上去更有派头。但是当我们第一天到多佛/舒伯尔高级中学的体育馆参加全校1时,我发现它与我所想象的相去甚远。这所学校坐落在乡村,而不是在繁华的城镇。它既没有校门,也没有醒目的校牌,没有高楼,也没有校园。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座回字形平面建筑。一个不起眼的,写着多佛/舒伯尔高级中学字样的牌子放在前面入口的上方,看上去根本不像一所学校。后来有人告诉我,这里以前是初中的校舍。初中已经搬到新楼里去了,高中的校舍正在维修,他们只是暂时呆在这儿。我们在那儿呆了四周之后,高中搬回到了自己的教学楼里,一座两层楼房。尽管高中的楼房刚刚装修过,外表看上去还是没有我们学校那么醒目(从他们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它是什么样子)。但是,一旦你走进这座教学楼,你会发现这所学校配有先进的设备。在每个教室里你都可以发现电视机、计算机、打印机和电话机。每个教室都装饰得很漂亮。他们的教室宽敞明亮,冬暖夏凉。在每一层楼里,你都可以发现残疾人设施。我们是唯一在两个学校呆过的中国代表团。

    多佛和舒伯尔是位于波士顿西郊的相比邻的两个非常富有的城镇。两镇当地的教育体制是小学从学前教育到五年级,地区教育体制是中学从六年级到八年级,高中从九年级到十二年级。多佛/舒伯尔公立学校是由两所小学,一所中学和一所高中组成的。Dr Perry PDavis是四所学校的总负责人。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校长,他们都受雇于Dr Perry P Davis.

    美国的中学也是早上7:40开始上课。初中的学生和高中的学生每天要上六节课。初中的每节课有42分钟,两节课之间学生们只有三分钟的休息时间,仅够学生们赶往另一个老师的教室。高中每节课有60分钟。两节课之间学生们也只有三分钟的休息时间。上完头两节课之后,学生们有一个12分钟的休息时间,这期间他们可以吃些零食。学生和老师都分成两拨吃午饭。他们只有20分钟的吃饭时间。他们要很匆忙地吃完午饭,否则就来不及上课了。当我告诉他们,我们中午有两小时的休息时间时,他们都羡慕死了。午饭之后,他们还要上一到两节课,下午2:15分放学。放学后,许多学生参加俱乐部的会议或参加各自所属球队的训练。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中学生及高中生都必须学国家教育部所规定的课程。然而在美国,高中生可以选择他们所喜欢的课程及课程的难度。因此,学生们没有固定的班级。

    美国学校的班级比国内的要小得多。小学每班只有18-20个学生,中学和高中每班仅有20-24个学生。在美国,老师们没有办公室,他们拥有自己的教室。他们在自己的教室里办公,在自己的教室里上课。他们不需要像我们一样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去上课,而学生们却要在三分钟内从一个教室赶往另一个教室去上课。老师们可以随心所欲的装饰他们的教室。在Chickering小学的一个教室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养着很多金鱼的大鱼缸。在Mrs Viz(去年来我们学校的女教师)的教室里,我们看到了许多中国制造的东西。她是一个世界历史老师,不仅对中国的历史感兴趣,而且对中国产品也情有独钟。她喜欢收集毛泽东的书籍。在她的教室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带有"为人们服务"字样的毛主席像。我们还发现一本红宝书--一本装在红色布袋里的毛主席语录,这在0期间是非常流行的。在她的书架上放着剪纸红双喜,这是她在我们学校上剪纸课时的作品。Mrs Viz喜欢鲜花,她在教室里养着几盆花。在Mr Hoover(今年来我们学校的男教师)的教室里,我们看到了许多他从中国带回来的物品,一顶军帽,一顶皇冠,还有一些印有杭州及黄山风景的明信片。他还在桌上放了一些崭新的人民币,供学生观赏。在他的教室里,我们也看到了红双喜。他的教室里还挂着他所画的孔子`孟子及老子的画像。那是他在给学生上道德经时使用过的。在黑板的上方,我发现了一块写有这样一些字样的牌子:

  A comfortable classroom

  Is a place where students

  Can learn and express

  Themselves easily.

  Students:

  . Listen when someone is talking

  . Give encouragement

  . Respect individual differences

  . Cooperate

  . All participate

  . Be open-minded

    我非常认同这些话,因为它们既告诉学生们怎样学习,又告诉学生们怎样做学生。这些话不但鼓励了学生,而且也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

    无论我们走进哪个教室都可以看到美国国旗。每天早上第一节课开始之前,全体师生起立,右手放在胸口面对国旗宣誓,"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这誓言使他们永远牢记他们是美利坚共和国的子孙。

    美国多佛/舒伯尔公立学校的招生对象是多佛和舒伯尔两镇所有的孩子。他们的口号是:一个都不能少。学校没有权利拒绝任何学生。如果学生在学习上确实有困难,或是思想上压力大或者是不能专心于学习,学校特殊教育组的老师就会对他们进行个别辅导,直至他们在学习上取得进步。特殊教育组的老师们受过专门教育,精通各门学科。有时,学生家长也会被邀请到校和学生一起学习。该校特殊教育组的组长Mrs Joan Nyman女士告诉我,这种辅导方式行之有效。在老师们的帮助下,那些曾经对学习失去信心的学生重新找回了自信,学习进步很快,最终进入大学学习。

    美国的学生看起来似乎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不需要像我们的学生一样刻苦学习。而实际上他们每天要在校学习六个小时,而我们的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是五小时十五分。要想高质量地完成老师布置的设计与指定的作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学生们得花费很多时间到图书馆查找相关的资料。有时他们得共同完成老师规定他们绘制的地图或制作的模型,有时他们得完成老师布置的projects 和repoprts。在Mr Hoover的教室里我看到了由七年级学生绘制的中国地图。画得相当好。美国的学校重点培养学生的推理能力`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课堂上,美国的学生相当活跃,他们积极参加讨论,畅所欲言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们也很随便,可以不请示就走到老师的桌旁取纸擦鼻涕,可以随便使用教室里的设备。但是我从未发现任何人在课堂上睡觉,从未发现任何人在课堂上吃东西,也从未发现任何人做与课堂教学无关的事情。

    每一学年,美国的初高中学生要参加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测试及考试。为了给学生们一个公平准确的评价,老师们得花很多时间来评定学生们的成绩。Mrs Viz 告诉我,每年她要对她的一百名学生进行几千次评分。美国没有像我们国家这样的大学入学统一考试,学生可以申请他们喜欢的任何大学或学院。他们所申请的大学或学院主要参考他们在高中时期所取得的各科成绩。如果你想进入一所著名大学学习的话,那你平时就要刻苦地学习。

    我很惊讶的发现,美国的老师几乎不使用教科书进行教学。甚至同教研组的老师使用的教材也不同。学校没有统一的考试,老师们各出各的试卷,各考各的学生。但是在小学四年级,初中三年级和高中二年级时,学生们得参加一次州里举行的统一测试。为了使所有的学生取得好成绩,老师们也常常对学习差的学生进行个别辅导。

    我的房东告诉我,他们生活在多佛感到很幸运,一是这两个镇的学生享受免费教育。大多数教育基金来源于税收。他们是纳税人,因此不必为他们儿子所受的教育交费。二是这个地区的教育质量很高,多佛/舒伯尔高级中学是麻省最好的中学之一。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因为每天我都看到老师们一个个拎着装满他们精心准备的教学资料的大提包来上班。我也经常看到老师们下班以后还在教室里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个别辅导。

    我们多数时间呆在多佛/舒伯尔高级中学。每天上课、听课,忙得不亦乐乎。我也经常被请去给初中生上课。初中与高中是紧邻。有一天,我去听一节7年级的英语课,同时还要回答学生们的一些问题。这节课学生们的任务是分四人一组讨论他们所看的书。学生们告诉我,他们要在一个月之内读完老师指定的小说,每周用两节课的时间进行分组讨论。老师要求他们写读书笔记,例如人物、故事的梗概及小说的主题思想等。令我惊讶的是,他们看的都是中国人写的小说,例如《双喜》、《红领巾女孩儿》等。有的是关于旧中国的小说,有的是关于新中国的小说。更令我惊讶的是,多数高中学生在七年级的时候也都看过《红领巾女孩儿》这本书。这本书是由一个叫蒋吉利的中国人写的,她于20世界80年代赴美,现定居于夏威夷。该书讲述的是他们全家在0中的遭遇。就这本书学生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破四旧。他们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人们不能化妆。他们问我是否当过1。他们问我的家人在文革期间是否受过1。我首先告诉他们,看到他们读有关中国的小说,看到他们对中国发生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我很高兴。我告诉他们,"无产阶级0"是在特定的历史情况下发生的。当时许多学生年幼无知,不能辨别是非,只是凭着满腔热情闹"革命"。做了一些错事、蠢事。我还告诉他们,作者是带着自己的感情和观点来写这本书的。她的观点代替不了其他人的观点。我还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要想真正地了解中国,他们不仅要读关于旧中国的书,关于上个世纪60、70年代中国的书,也得看有关当代中国的书刊杂志。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完全地了解中国。我还告诉他们,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新气象。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人拥有自己的汽车,许多家庭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学习。我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够亲自来中国看看。

    我们也访问了多佛及舒伯尔的两所小学。令人高兴的是小学生们也对中国非常感兴趣,并且还知道很多有关中国的情况。他们提了许多问题,例如长城是怎样修建的,修长城的人死了以后埋在哪儿。有个小孩甚至问三峡工程何时竣工。有的孩子还知道我们的航天英雄杨利伟和篮球运动员姚明。在他们的教室里我们看到了一些熊猫、天坛、天安门及秦始皇兵马俑的照片。这些孩子们聪明活泼,天真可爱,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美国人也尊师重教。他们对老师的尊敬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落实在行动上。一天早上,当我走进教工休息室时,发现Mrs House(一位我认识的学生家长)正在往一张大桌子上摆放大量各式各样的糕点。我感到不解,就问身旁的一位老师她在干什么。这位老师说,每个月都会有一位家长带着食品到学校来的,这些食品是为全体老师买的,是慰劳老师们的。

    六个星期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我们的访问也结束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和那里的师生告别。尽管我们仅在多佛/舒伯尔公立学校呆了六个星期,我们早已与那里的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感觉我们早已是他们的一部分,无法与他们分离。如今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我们的心是紧密相连的,永远相连的,永远、永远相连的。

    愿中美人民之间的友谊万古长青!

  
相关专题:美国留学  

上一篇:在多佛白崖上看英吉利海峡的海天一色
下一篇:同一天庆祝生日 美国一家四口生日竟在同一天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初访美国多佛/舒伯尔公立学校 ”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