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美国城市 > 美国

北美写真:走绿色通道拿美国“绿卡”

【移动版】
   我在美国读MBA的好友大伟对我讲起,他走“绿色通道”拿美国“绿卡”的故事。这使我想到,在美国如果结交一位当地的律师朋友,无不受益匪浅。三年前,大伟申办绿卡,就结交了这样一位华人律师。

  律师楼:申请“第一优先”

  临近毕业,大伟偶然收到一封来信,里面有一个小册子。尤力爵,一个律师的名字印在扉页上。当时,大伟一门心事找工作,几乎没有想到有拿“绿卡”的可能,也就没有关心这档子事。不过几天以后,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并约好了面谈时间。

  第一次见面是在尤律师的事务所。情况并不显得乐观,大伟一没有工作,二没有博士头衔。

  一般情况下,这是很困难的。但大伟曾经在国内发表过不少文章,尤律师询问了一下便回答到:“先看看文章再说吧”。

  回来后,大伟就挂了长途给国内。请父亲发快件,把他所有发表过的论文,包括获奖证书、研讨会的邀请函、文库收编函等全部寄过来。尽管大伟已经出国,但是他的文章依然在国内的各种文集、文库、文汇里再循环。

  “数量上是够了,可以试‘第一优先’。不过文章摘要全部要翻译成英语。先付一半的费用,办成以后再付另一半。”尤律师说着,起身从会议室走到办公室给大伟打印了一份摘要的格式。我们知道,“第一优先”和“第二、第三优先”的区别就是没有工作也可以申请,主要看学术成果。一般,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中国人大多由公司资助申办“第二优先”。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

  说干就干。这时,大伟碰巧找到一份临时性的工作。只好白天上班,晚上翻译。付过律师费,心里还是老犯嘀咕。不知成功希望到底有多大。

  翻开尤律师的网页,本科是环境专业,以后曾在美国Forture500的一家大公司里工作,并在职修完了MBA,说起来还是大伟的校友。以后又在职修完了J.D.。在美国,J.D.(JusticeDoctor)与其说是“司法博士”,还不如说是律师受训的头衔。

  “我刚刚办过三个‘第一优先’,都成功了。没有八分的把握,我不会接手。”大伟脑子里盘旋者尤律师的话。

  翻译摘要,大伟不得不拿初稿。听尤律师说汉语,根本不可能猜到他不识汉字。大伟一个晚上翻译一、二篇,接着伊妹儿给尤律师。没想到,尤律师改得很仔细,一字一句地改,第二天准给大伟伊妹儿回来。这种认真的态度倒让大伟觉得踏实了许多。

  不到一个月,翻译结束了。大伟就到系里找了几封推荐信,其余的事情就交给了尤律师。由于工作上的事情正忙得不可开交,大伟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上头。当然,有机会他也会不失时机地问一问身边的朋友,比较进展。不过,别人几乎都是申办第二或者是第三优先,而且大部份由公司帮助申请。大伟的“特殊”情况,别人也分析不上来,只有看尤律师的本事了。

  一个月以后,尤律师将准备好的厚厚一叠文件给大伟看,大伟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尤律师就把一份填好的表格和材料,一同寄给了移民局。

  中餐馆:公关“美国梦”

  在等待的过程中,大伟和他的律师也常常由绿卡谈到其他的事情。高兴起来就到附近的一家餐馆里“享受”一番。借此机会,大伟也想对尤律师有更多地了解。每次吃过以后,只要大伟付账,尤律师就要付小费;后来大伟也学会了,只要尤律师付账,大伟就付小费。

  尤律师对附近的中餐馆了如指掌。在新城,一个只有三十六万四千人口的美国中部小城市,就有一百多家中餐馆。他们以“夫妻店”和“家庭店”出名,洋女婿、洋媳妇也有来当班的。

  如果不是听尤律师谈他的“美国梦”,大伟是不会一个人在外面这样“奢华”的。

  尤律师并不是专门的移民律师,主要业务与环境有关,给中餐馆挂牌是另一笔收入,给国际学生办绿卡和工作许可,只是“副业”而已。他从小随父母移民美国,从印尼华侨成为美国公民。一个人经营的那幢“律师楼”,已经有九个年头。

  “中餐馆打工”的老戏,也在新城不断地重演着,老的去了,新的又来。大伟有“全奖”,自然不用外出打工。校外打工一般需要学校批准,否则会有麻烦。有一个新来的华人学生私自到校外打工,被人告到学校里,好久都不敢轻举妄动。尤律师的太太是早些年从台湾来的留学生。“早期来的台湾学生大多也是辛辛苦苦地在外面打工。”她曾对大伟这样说过。

  尤律师告诉大伟,很多中餐馆挂牌找他,散伙找他,有内讧也找他。一些老板英语不好,甚至一点儿都不会,找美国律师可能说不清楚。一次,一家从外地搬来的中餐馆和本地的一家中餐馆偶然遇到了同样的餐馆名,不免打起官司来,双方却都找上了尤律师的门,竞相抬价。那个场面正好让大伟碰见。

  在中餐馆里,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找过尤律师的中国服务生。一对夫妻闹“别离”,先生回国了,太太苦撑在这里。结果在旅游签证转为学生签证上出了麻烦,找到了尤律师。当然,这类事情尤律师是不会和外人详谈的。

  尤律师感兴趣的话题莫过于孔子,因为他在附近的一所大学里教授有关的课程。有一次在餐馆里,大伟邀尤律师吃饭,不期遇到了一个美国服务生。“你上次的孔子课非常有趣。”这个美国学生向尤律师笑着说到。我脑海里不禁闪出一念,不少在海外长大的华人,虽然不知道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但长成一付中国人的模样,总会有一点“中国情结”的。

  美国公司:后备“第二优先”

  去年,尤律师举办了一次家庭聚会,大伟也去了。在那里遇到的都是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的中国人。尤太太在一家美国的保险公司里工作。由于公司里的老朋友在别州找到了另外一份更好的工作,这次聚会多少有些告别的意思。

  茶余饭后,大家不免谈到了“找工作”这个话题。谈起来才知道,大部份的人都是从别的专业转过来做计算机的,一份工作腻味了就换一份,有的还正在考虑自己回国开公司的问题。尤律师主张自己“单干”,并多次鼓励大伟再拿一个J.D.,与他联手,做与中国有关的商业、法律业务。大伟知道,这一提议并非套辞,他还为此特地带大伟造访了他曾攻读过的法学院。这里不少人早已是“三P”到手、“五子登科”了。大家谈得兴起,而当时大伟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在喧闹中,心里反倒异样,不禁一阵子迷惑,这就是“美国梦”?

  一个公开的秘密,现在美国99%的公司都不愿资助非移民人士,除非有绝对的需要,如专门技术、国际业务或相对减少成本等。因为他们弄不清楚相关的法律问题或者不愿支付相应的费用。如宝洁(P&G)公司就一般不招收没有“绿卡”的国际学生;摩托罗拉公司招收了一大批中国和印度的计算机学生,是因为他们有专门的技能。不过,同时还规定了要统一办理绿卡,这样就可以限定他们至少若干年为公司效力。

  为了帮助大伟找工作,尤律师也煞费了一番苦心。他不仅给大伟整理简历,还专门对大伟按美国人的方式进行了“模拟训练”。在美国找工作,首先是准备一份漂亮的简历。简历是为了面试,有了面试才可以说距工作是一步之遥了。简历需要“广泛撒网”,面试可能没有几个。

  情况似乎并不算太糟,大伟从第一份临时工作跳到第二份永久职位,前后不到一月的时期,而且都是与中国直接有关的投资或贸易业务。公司同意为大伟申请工作许可。不料,他的绿卡申请却似乎受到了挫折。今天的美国,反移民的呼声时而高涨,移民的大门好像有关闭的趋势。对第一优先的申请者来讲,要求也越来越高。即使申请被批准了,等上一年半载拿到绿卡就算不错了。然而,有国际眼光的美国公司不惜代价引进国际人才,也是常见的“逆动”。
相关专题:美国绿卡申请指南  

上一篇:中国人在纽约-2900美元圆了汽车梦
下一篇:北美写真:我要在西雅图买房子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北美写真:走绿色通道拿美国“绿卡””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