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加利福尼亚州 > 洛杉矶 > 盖蒂艺术中心

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Getty Center)

【移动版】
   

  

  盖蒂艺术中心(Getty Center)属于私人美术馆,但却是免费的,盖蒂艺术中心坐落在山上,要乘馆内的轻轨上去,盖蒂艺术中心由J.Paul Getty投资10亿美元建造,建筑设计师则是Richard Meier设计,设计加上建造历时13年,但的确十分壮观,在上面还能俯瞰洛杉矶的景色,建筑外立面都由白色石材建成,很有Richard Meier的标志性色彩感。

    

    J.Paul Getty是靠石油发家的,23岁就成了百万富翁,他喜爱收藏艺术品,并慢慢培养出不凡的艺术鉴赏品位。1968年他选择在圣塔莫妮卡(Santa Monica)山上建造这座名垂青史的盖蒂艺术中心。馆内藏品极为丰富,从14世纪早期欧洲的宗教绘画、文艺复兴意大利巨匠的作品一直到印象派,可谓琳琅满目,当然其中也少不了美国著名画家萨金特的作品。另外,近代和当代的摄影作品也十分吸引人,如尤金史密斯等人的作品收藏得非常完整;室外更有亨利.摩尔等很多雕塑大师的作品矗立其间,盖蒂艺术中心不仅仅是个慈善机构,也犹如一所艺术启蒙的学校,这里有儿童艺术室,也能看到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在此临摹作画。艺术场所往往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创造上的灵感并丰富我们的想象力,也让人永葆年轻的活力。

    

    

    盖蒂艺术中心(Getty Center)是建在山上的,临近San Diego Freeway。当时还不怎么相信,怎么还有盖蒂艺术中心建在山上啊?!这次让我大开眼界。要想进入博物馆,必须要先乘坐小火车到达山上,然后才能进入博物馆。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在山上欣赏艺术也别有一番风味。

    今天下了点小雨,还好车次相隔时间也就10分钟,下趟火车来了以后大家窜进火车,说是火车其实就是轻轨,小了三分之二的北京8号线地铁。火车平稳地把我们带到山上,站台有免费使用的雨伞,雨下得不大,我就径直向大门走去。到了门口才知道来得太早,博物馆还没开门,就先下到花园里转一转。

    

    盖蒂艺术中心庭院间处处点缀着水池、山石和植物景观。这也是盖蒂艺术中心的一大特点,建筑与环境景观设计的协调,用迈耶的话来说,就是“景观和建筑同样重要”,两者共同组成一件巨大的艺术作品。顺盖蒂艺术中心西边平台而下,有一条弯曲小径跨越人造的溪流,流水冲击着鹅卵石,发出悦耳的声响,园艺设计师奥琳将其命名为声音的雕塑。移步其间,一波三折九回转,多少可体味出东方园林曲径通幽的意境。小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中央花园,矗立着六个造型奇特的树形铁篱,攀爬而上的是南美紫茉莉。400多株杜鹃花组成了一个植物的迷宫,其灵感则是源于典型的欧洲园艺传统。盖蒂艺术中心花园中种植着300多种不同的植物,总共达一万余株,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昂首怒放的洛杉矶市花鹤望兰。透过延伸到山崖边的花坛里栽有的300多株不同的仙人掌,看远方的天际线处,就是浩瀚的太平洋。

    

    

    随着开放时间的到来,大家涌入馆内。在盖蒂艺术中心内流连,虽然建筑物高达三层,周围都是一块又一块巨大的石灰岩石头,即使在室内布满的欧洲古典绘画与雕刻本身有些沉重,但心情似乎一直保持着轻松自然,想来,除了石灰岩的浅褐色色彩和庭院里的山水植物的作用外,室内柔和的光线也是一大原因,而这也是迈耶精心设计的成就。照明是盖蒂艺术中心设计的重头戏,迈耶以自然光为光源,为了避免紫外线对画作等艺术品造成伤害,展厅采用了最先进的计算机控制的光照调节系统,展厅天窗的百叶窗由计算机控制角度、调节光线,这样来自上方的光线是经过多次反射、漫射才进入室内。馆内始终保持着明亮而柔和的自然光照,使绘画作品既有足够的观赏条件,又最大程度地保护作品不受紫外线的损害。当自然光线不足时,人工光照系统会自动进行必要的补充乃至完全使用最接近自然色温的灯光照明。

    

    眼看到了中午,到了午饭的时间,我来到广场中心看了看这里的午餐,大多是西式午餐,我实在是没食欲。就这样又熬了一个多小时,即使是真饿了,看着这些西式午餐也觉得难以下咽。算了吧,干脆买两瓶啤酒灌个水饱得了。叫服务员过来,她给我拿出两瓶啤酒,我挨个摸着衣兜给她拿钱,随着两声“砰砰”的开啤酒盖的声音,我的手已经摸到最后一个兜儿里,诶?钱哪儿去了?女服务员举着两瓶啤酒看着我,我开始有点着急,重新把兜儿又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怎么回事?放钱的那个兜儿跑哪儿去了?最后一次把全身彻底地翻了一遍,得出结论,装钱的兜儿真丢了。

    

    那个女服务员一直在看着我,趁我还没脸红之前赶快跟她说:“Sorry,I lost my wallet.”她让我再翻翻,还是找不到,她也没办法把一个男服务员叫了过来,那个男服务员过来以后我又强调我的钱包丢了,他耸耸肩,意思那就算了吧。旁边还有几个游客一直在看着我们。

    前几天我朋友打电话说的那句:“丢护照算什么?着什么急啊,刚哪儿到哪儿啊,过两天他还得丢人呢?”没想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果然又丢了一次人。这时地上如果有条缝,我真恨不得把那俩卖啤酒的塞进去。赶紧用日语说了句“啊里噶多,撒呦那拉”,走了。整个下午我都躲着广场走,生怕他俩见了我不好意思。下午哪也不去了,就在花园里晒太阳吧,在整齐的草坪上,不一会儿就被晒得发困。美国的草坪随便踩确实是不适应,每当看到草坪上已经躺了许多人了,我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草坪上躺下来,别人都很享受地躺在那里,我却像没被逮着的贼一样,觉着赚了多大便宜似的。

    本文摘自笔者所著《一个北京人的美西游记》书中章节。

  

上一篇:赌城拉斯维加斯看演唱会
下一篇:好莱坞影城 人类的造梦机器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Getty Center)”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