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网 > 亚利桑那州 > 亚利桑那

亚利桑那点燃美移民法改革新战火

【移动版】
    5月1日国际劳动节当天,全美70多个城市同时发起群众11活动,其规模被舆论称为“2006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改革移民法案声援活动”。美国社会是一个“移民熔炉”,与此同时,非法移民问题也同样是个难解的社会痼疾。奥巴马在竞选总统之时,曾誓言推动移民改革,但至今仍无进展。今年4月,亚利桑那州率先颁布移民法案,被舆论称作“移民问题的改革急先锋”。不过,这一“最严厉的移民法案”甫一出炉,就在全美激起强烈反对

    法制日报驻华盛顿记者 邹强

    5月1日国际劳动节当天,全美70多个城市同时发起群众11活动,其规模被舆论称作是“2006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改革移民法案声援活动”。此次1浪潮中,在位于西部的全美第二大城市洛杉矶,有上万人加入到1队伍中,参与1的民众指责奥巴马总统没有兑现竞选时的承诺,迄今没有推动移民改革。与此呼应的是,位于东部的全美最大城市纽约也有数千人走上街头,强烈要求0立即采取行动,推动相关立法,切实保护移民的权利。

    关于此次大规模1,亚利桑那州近期颁布的一项移民法案被认为是直接的导火索。4月23日,该州州长、共和党人简·布鲁尔签署了一项打击非法移民的法案,将非法移民定性为“犯罪”,禁止非法移民进入亚利桑那州。这项将于今年7月29日生效的“1070号法案”还规定:警察可以盘查被怀疑为非法移民的人,雇佣非法移民甚至是用汽车搭载非法移民等行为都属于违法,警察有权逮捕非法劳工。

    该法案一出,即在全美激起广泛争议。奥巴马总统4月28日表示,亚利桑那州推出的是美国“最严厉的移民法案”,该州“允许地方执法人员怀疑并盘查那些可能没有合法身份证件的工人,我认为是错误的”,这极有可能“破坏我们所有人珍视的核心价值观”。奥巴马表示,成千上万的非法入境者对美国“的确是个问题”,对此0应该采取更多举措,但必须以全面改革为背景,特别是要“维护美国的法治和移民国家的身份”。

    5月1日的抗议活动甚至波及到首都华盛顿。数千人的1队伍在从白宫经过时,约有30人因违反了警方“在白宫前1必须保持行进状态”的规定,采取了席地而坐的方式,而被警方逮捕,其中包括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联邦众议员路易斯·古铁雷斯。

    不过,也有一些人穿着“我们都是亚利桑那人”的T恤,表示对该州新移民法案的支持。有舆论指出,在联邦移民法案迟迟难以出台的情况下,亚利桑那州充当的是“改革先锋”,“其精神值得赞许”。

    “改革模式”引发连锁效应

    分析认为,美国社会之所以对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案反应强烈,是因为担心引发连锁效应,各州根据自身情况出台同样严厉的法案。

    果不其然,在亚利桑那州刚刚通过全美“最严厉的移民法案”后不久,协助起草该法案的律师赫孟斯就表示,已经有4个州向其“取经问道”,了解如何在这些州通过类似法案。

    赫孟斯说:“亚利桑那是美国在移民改革问题上的开路先锋。由于美国缺乏一项联邦移民政策,我们如果要以各州为单位解决这一难题,亚利桑那就是榜样。”他同时以律师要为当事人保密为由,拒绝透露是哪4个州想效仿亚利桑那。

    赫孟斯还称,亚利桑那与其他州做法不同的是,过去一直以1方式推动移民改革,而新的移民法案则只是一场“公平辩论”的结果。提出该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拉塞尔·皮尔斯说,他以往曾就非法移民问题提交过4项法案,亚利桑那州为此进行过全民1,结果75%的选民支持推动移民改革。

    但亚利桑那州的举措也引发不少担忧和批评。该州律师伊莎贝尔·加西亚就抨击这项法案“为美国树立了一个最危险的先例,侵犯了我们享有合法诉讼程序的权利”。

    亚利桑那成为众矢之的

    5月2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作客NBC的“会见新闻界”节目时,也对亚利桑那州率先改革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她说,“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案超越了州府的权限,将挑起种族议题的争端,民众可能由于口音不同,而在移民身份上受到质疑。”

    严厉的移民法案将加剧种族歧视,正是许多观察家的担忧。亚利桑那州最大的报纸《亚利桑那共和报》2日当天发表社论指出,“0放弃了管理各州边界的职责,出于对民众担忧的考虑,亚利桑那州的政客就移民问题提出了解决办法,结果就是使西班牙裔感受到恐慌的州移民法案,但该法案对限制非法移民没有任何效果。”

    就在5月1日的全美大1中,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等地同样也有成千上万民众加入到全国范围的1“合唱”,反对该州通过的移民法案。与此同时,联邦法院还接到3起关于该移民法案的诉讼案件,加州作为移民主要聚居地,更提出要对亚利桑那州进行经济抵制。

    在强大的压力面前,亚利桑那州不得不在5月3日对移民法案作出某些修正。对警方盘查可疑非法移民的权限,修正后的法律规定,警察只有在因为其他理由截停某人时,如果同时怀疑对方为非法居留,才能盘问其移民身份。修正案还去除了将族裔作为“唯一的”怀疑理由的内容,因为这种措辞可能导致警察的执法产生种族歧视争议。

    美国移民政策中心的执行主任本·约翰森指出,亚利桑那州对移民法案作出修正,说明该法是有缺陷的,这也是该州议会在强大压力面前作出的让步。不过,该州先签署法律而后又修正,反映出该州在立法程序上的盲目性,“这就如同先开了枪,之后才进行瞄准”。

    纽约州将设“移民特赦委员会”

    不过,在亚利桑那州表率作用的影响下,纽约州在移民问题上的确也开始跃跃欲试,准备在该州推行相关举措。纽约州州长戴维·帕特森5月3日表示,该州将成立一个特赦委员会,专门审议面临遣返风险的合法移民案件。

    帕特森在纽约州高级法官的年度会议上表示,该州的部分移民法尤其是关于遣返的法律,令人难堪且缺少灵活性。纽约是一个充满活力和希望的都市,“在纽约我们相信重新做人,在纽约我们相信改过自新。”帕特森的这番话,无疑将给那些“问题移民”带来曙光。

    分析指出,奥巴马政府在解释和执行现有移民法上所推行的是比较强硬的路线,很多在美国有着犯罪记录的合法移民因此而面临遣返。纽约州就有几起相关的诉讼案件,这也是该州欲成立特赦委员会的直接原因。“移民特赦委员会”将由5名专家组成,全部从该州现有雇员中选出,他们将决定那些因轻微违法或被定罪而面临遣返的“问题移民”的命运。

    不过,纽约州此举也招致不少批评。分析认为,纽约州原本只有为数不多的赦免案件等待处理,但成立“特赦委员会”后会形成更多的赦免请求,最终要处理的案件可能多达数百起。更为重要的是,奥巴马政府虽有意推动全面移民改革,但并没有调整从紧政策的迹象。《纽约时报》发表时评称,纽约州此举是与0唱反调。

    1200万非法移民命运成焦点

    针对愈演愈烈的移民问题,美国各界见仁见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4月28日表示,美国需要更多的移民以减少财政赤字,确保美国财政健康的长远前景。

    克林顿说,保持纳税人数和接受政府资助人数之间的合适比率,是避免大规模财政赤字的关键。美国目前的状况需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便让更多的人参与工作,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移民。“美国除了增加移民的数量之外,没有可以减少财政赤字的第二种办法。”

    但克林顿没有提及非法移民问题,1200万非法移民的前途命运是各方争议的焦点。一种论调认为非法移民不仅对美国社会有经济贡献,而且从来不从社会保障中享受好处,0应给这些非法移民出路,让他们最终成为美国公民。另一种论调则指出,非法移民不仅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就业压力,而且为犯罪分子甚至是1潜入美国创造了条件,这将危及美国的1。

    布什政府执政期间就主张将非法移民“消化”为美国公民,为此两度推动移民改革,但都以失败告终。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在移民问题上所采取的一直是强硬路线。据统计,美国移民当局2009年共遣返38.779万人,而2008年布什主政时所遣返的人数为26.4503万人。

    与此同时,奥巴马总统竞选时的对手、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原先支持布什的移民政策,但现在也由宽松趋向强硬。他强调,在处理非法移民的身份之前,美国必须先巩固自身边界,避免形成更多的非法移民。

    针对移民问题,美国民众的态度也表现出明显差异。在亚利桑那州通过移民法案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纽约时报》对1079名成年人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51%的人支持该法案,其中9%的人甚至认为“移民法案应该更严一些”,但也有36%的人认为该法案“有些过分”。

    在非法移民问题上,65%的人认为“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78%的人表示“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不过,多数受访者都认为,有关非法移民的法律“应该由0制定,而不是各州自行颁布”。

     纽约时报广场事件再敲警钟

    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的确有意推动移民改革。联邦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移民小组委员会主席舒默原定去年9月提出移民法案,但无奈白宫和国会的日程基本被医疗改革占据,直至今日也难见真章。

    奥巴马也许还在等待,但民众却已经逐渐失去了耐心。今年3月,全美10万民众齐聚华盛顿,呼吁奥巴马政府关注非法移民问题,尽早启动移民法案改革。促成家庭团聚本是美国移民政策的一个目标,但现在许多非法移民却开始担心家人离散。丹尼斯在抗议中举着一块牌子,问他的两个女儿“你们忍心看着父亲和你们分开吗”

    在社会的强大呼声面前,白宫方面表现淡定。白宫发言人吉布斯说,奥巴马政府需要优先解决金融改革和能源立法,移民法案只能往后排。奥巴马本人的态度则趋向积极,4月20日,他从“空军一号”上打电话给共和党参议员布朗,促其支持民主党方面今后提出的移民法案。5月5日,奥巴马总统进一步表示,他将要求国会今年在全面移民改革问题上取得进展。奥巴马说,美国的移民体系存在严重问题,修补问题的方法是通过全面的改革,而获得两党支持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不过,奥巴马政府要推动全面的移民改革并非易事。首先就是两党难以统一立场。今年国会将进行中期选举,两党方面均是严阵以待,共和党不大可能为移民法案给予绿灯放行。其次,民众对移民法案的态度也难以趋同,尽管奥巴马总统对亚利桑那州“最严厉的移民法案”明确提出批评,但民众对此支持的声音并不强,要想平衡社会各界的利益“困难重重”。最后,移民问题在地域上也表现出差异性,南部和中西部各州普遍支持亚利桑那州的移民法案,而东部和西部的一些州则倾向接纳非法移民,主张从宽制定移民法案。在此情况下,很难出台能令各方广为接受的联邦移民法案。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亚利桑那州移民法案引发的社会争议还在蔓延之时,5月1日纽约时报广场发生的未遂汽车恐怖0事件,同样在移民批准程序的角度上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巴基斯坦裔嫌犯沙赫扎德先持有F1学生签证进入美国,毕业后获批H1B工作签证,最后通过身为美国公民的妻子取得绿卡直至入籍。人们不禁担心,美国的移民政策在入籍审批程序上是否存在漏洞

    不难判断,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关于移民法案的争议还将继续下去。在奥巴马最终下定决心出台一部新的联邦移民法案之前,1200万非法移民的前途和命运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无论如何,作为移民改革的探路者,从此番亚利桑那州移民法案的结局上,或许多少能给未来的联邦移民法案带来些许启示。

    美国移民立法的变迁

    历史上,移民法案可谓美国的立国之本。它伴随美国而生,又在历史过程中不断修订,被看作是美国在不同发展时期政策的晴雨表。

    在早期的移民立法中,“有害”移民被严格排除在外,确保优质人口成为美国发展的动力。1776年建国后,国会即授权总统,保证进入美国的外国移民“没有疾病且品行端正”。1798年出台的《外国人法案》再次授权总统,可以“将有害于1的外国人驱逐出境”。1808年的宪法修正案禁止输入奴隶。1875年,国会对不准进入美国的外国人进行了明确分类,其中包括娼0、精神病患者、罪犯和乞丐等。

    进入上世纪以来的移民法,则试图通过配额制度使进入美国的移民规范化。1921年,国会首次制定移民配额法规,将每年进入美国的外国移民总数限制在35万之内,西半球以外的国家每年进入美国的移民,不得超过1910年该国公民在美总数的3%。1924年,国会又制定永久配额制度,规定西半球以外的世界各国,每年进入美国的移民总数不得超过15万。

    1965年的《移民与国籍法修订案》废除了种族配额,实行“先来先得”的政策,规定东半球国家每年的移民总数为17万且每个国家不得超过2万。1976年的修订案更进一步,取消了东西半球的移民差别,规定每个国家每年的移民配额不超过2万。

    1978年,国会对移民法进行大规模修改,确定每年准许进入美国的移民总数不得超过29万。1980年的《新难民法案》确立了“难民”和“政治庇护”的申请程序,同时将全球移民配额削减到27万。

    历史上的美国移民法,针对中国移民的也有很大的变化。1882年,美国出台《禁止输入中国劳工法案》,禁止在1943年以前输入中国劳工。1892年的修订案又规定,在美的中国劳工必须向政府登记注册,一年后如未能出示注册证明,将被递解出境。1943年,美国颁布《废除禁止输入中国劳工法案》,规定中国居民可以移民美国。

  
相关专题:移民美国  

上一篇:美国亚利桑那州移除所有高速公路测速摄像头
下一篇:美国亚利桑那州采用RFID技术来追溯莴苣

网友签到处↓ 元芳,你对“亚利桑那点燃美移民法改革新战火”怎么看? ---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