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雅旅游网 > 美国旅游 > 佛罗里达州 > 棕榈滩

棕榈滩

Palm Beach

棕榈滩
中文名称:棕榈滩

  外文名称:Palm Beach

  行政区类:别县

  所属地区:迈阿密

  下辖地区:西棕榈滩

  政府驻地:棕榈滩

  电话区号:561

  邮政区码:33480

  地理位置:东部

  面 积:27平方公里

  人 口:12386人(2013年)

  方 言:英语

  气候条件:热带气候

  著名景点:棕榈泉酒店,棕榈海滩

  居住名人:富豪特朗普、阿布、史泰龙等

  棕榈滩在美国一直扮演着超级富有的角色,因为这里是美国最有名的亿万富豪区,这里也是美国亿万富豪的度假胜地,每年都有吸引美国乃至世界各地超级富豪到此度假,因此棕榈滩的旅游业相当发达。棕榈滩也是美国豪宅价格最高的地区之一,平均豪宅价格超过4900万美元。

  现在,在棕榈滩已经有很多旅馆和数百家酒店,有一些还是世界一流的酒店。同时,这里还拥有温暖宜人的气候,美丽的大西洋海景,还有让人心情舒畅的海滩,这些都是吸引那些财富拥有者笃定的理由。

  近岸内航道将棕榈滩岛和西棕榈滩市跟沃思湖分隔开来。在小镇的北边,有一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保护那些因环境改变而比在活跃的物种。另外,这里还有很多高尔夫球球场,这些球场为棕榈滩招揽了很多游客的好评。这里的俱乐部还曾经举办PGA职业巡回赛,也为那些喜欢高尔夫的游客们提供了场所。

  极尽奢华的名流聚集地棕榈滩越来越成为美国上流社会人士度假的首选地,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也在棕榈滩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别墅。上世纪50年代,女富翁马乔里·波斯特来了。波斯特在棕榈滩的别墅共有115个房间。据她的一位老仆人回忆,波斯特每年来棕榈滩度假6周,“那段时间,她每晚都会举行晚宴,逢周二晚上还会举行方格舞会。波斯特夫人的宴会是那时棕榈滩上最盛大、最正式的场合。”马乔里·M·波斯特在棕榈滩举行了第一次医学慈善舞会,从那以后,慈善舞会成为了棕榈滩最重要的大型社交活动。每逢旅游旺季,棕榈滩大约有超过100场慈善盛会,因而成为全美国人均最博爱的城市。后来女名流玛丽▪桑福德成为棕榈滩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慈善舞会组织者。1985年,波斯特的别墅卖给了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后改建成私人俱乐部。

  今天,在棕榈滩长长的富豪名单中,你可以看到这些人的名字:电信大亨乔治·林德曼、琼斯服装集团总裁悉尼·金梅尔、纽约金融家马丁·古鲁斯、Netscape公司创始人吉姆·克拉克、考克斯通讯德女继承人凯茜·雷纳和她的丈夫比利、亨特·福特二世遗孀凯特、美国前国务卿亚历山大·黑格将军、福布斯公司副总裁罗伯特·福布斯、新闻印刷业巨擘彼特·布兰特和他的名模妻子、钻石王老五汤姆斯·奎克、传媒巨头默多克的前妻安娜与其现任丈夫、慕恩与贝克家族后裔波琳·皮特、堪萨斯城巨富大卫·科赫、伦道夫·赫斯特遗孀维罗尼卡……如果不是迈克尔·杰克逊最后放弃,他也一样会榜上有名。让我们来看看这些真正的有钱人在棕榈滩过着怎样的生活。

  百老汇制片人特里·艾伦·克拉玛在棕榈滩的豪华别墅位于亿万富翁道。克拉玛给自己这座总面积为4.4万平方英尺的现代意大利风格别墅取名为“疯狂”,以区别于海滩上众多其他名为“梦幻”、“宁静”的意大利风格别墅。

  克拉玛从1995年开始,花了近2年时间建造这座别墅,奢华的建筑和装修据说前后花掉了5000万美元。软质石灰石外墙,白色海底珊瑚石,红瓦屋顶,看起来有几分像是出自艾迪森·密斯拿的手笔。艾迪森·密斯拿曾缔造了世纪20年代整个棕榈滩的建筑风格。50英尺长的格子平顶客厅摆设着18世纪的法国家具和2幅毕加索油画。一楼所有接待室均有对着大海的大幅落地玻璃窗。楼上楼下有升降电梯代步。二楼露台上可俯瞰游泳池和不远处的沃思湖。主人套房为4150平方英尺,里面仅每个浴室和橱柜都如曼哈顿区的单间公寓般大小。4个客人套房分布在二楼的4个角落里,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种满茉莉花的小庭院。就连地下室也同样让人难以想象。地下室有3个藏满名酒的酒窖,1个媒体室,一个游戏室,6个仆人房,还有1个可以容纳5辆汽车的停车库。

  很多年前,由于克拉玛的丈夫厄温·克拉玛(已逝)日渐年老体弱,两人决定从巴哈马群岛返回美国,后来定居棕榈滩。7年来,克拉玛在自己的“疯狂”别墅里招待过无数上流 名人,其中包括古美混血制糖业大王PepeFanjul的妻子埃米莉亚,有“棕榈滩先生”之称的查理▪慕恩的外孙女波林·皮特,马尔伯勒公爵,希腊船王GeorgeLivanos和BlueyMavroleon等。3年前,波姬·小丝与电视制片人克力斯·亨奇还在克拉玛的别墅里举行了婚礼。每年的感恩节和圣诞节,克拉玛都会邀请上百宾客来家中狂欢。即便是平时,克拉玛也会经常邀请10到50人不等来参加她举行的午宴或晚宴。克拉玛的父亲查理斯·艾伦曾是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她从父亲那继承了大量财产。“我的座上宾不分老少,大家来这里只是为了开心。”克拉玛说。去年春天的一次晚宴上,克拉玛邀请了加拿大前总理布莱恩·穆伦尼夫妇,乔治·汉密尔顿,建筑师MarioNievera,《棕榈滩日报》的时尚版主编和一位23岁的爱沙尼亚年轻模特等人共聚一堂,虽然大家年龄身份各不相同,但却都相间甚欢,相处融洽。克拉玛的生活方式代表着整个棕榈滩上富豪们的生活。聚集在棕榈滩的富豪们通常会给棕榈滩带来一批又一批跟他们不相上下甚至比他们更有钱的巨富、名流和明星。于是露华浓的总裁Ronald Perelman,电影明星埃伦·巴尔金,底特律房地产巨头迈克斯·费雪,蒙特利尔亿万富翁PaulDesmarais,融资买卖巨人尼尔森·佩尔兹,哈德森新闻总裁罗伯特·科恩,时装设计师ArnoldScaasi,摇滚歌星罗德·斯图亚特等人都成为了棕榈滩上的常客。

  棕榈滩上的别墅一幢比一幢漂亮,那些有钱又有品味的人喜欢在这里花尽心思。克拉玛的别墅在我们看来已是豪华之极,但在棕榈滩,这样的别墅也只是中等水平。在这个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价值10亿以上的别墅。“这些人有的是钱,他们要做的只是花钱。棕榈滩是美国人想要寻宝的堡垒。”曾为康拉德·布莱克伯爵在棕榈滩别墅的饭厅墙壁上作画的画家TaniaVarton说。

  全球1/4的财富在这里流动。据统计,在过去10年中,注入棕榈滩的资金超过美国一切为超级巨富而设的其它居住度假胜地,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尽管近年来美国经济方面欠稳定,国际关系也处于紧张态度,但这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巨富们在棕榈滩上天堂般的生活。在大大小小的晚宴上,他们谈论的话题与经济和政治无关。每年这些显赫的家族将自己在棕榈滩上的风光代代相传,有的直至今日。旧的富豪走了,新的富豪又来,从未间断,而且来得越来越多,来得一个比一个有钱。无论哪一个年代,凡是你耳熟能详的名字都能在棕榈滩找到。

  棕榈滩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富豪的标志,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我们应该会看到第二个、第三个棕榈滩,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它了。



棕榈滩旅游资讯

点评↓ 元芳,你对棕榈滩怎么看? ---说两句吧!